星期一, 五月 19, 2014

游记 (马六甲 - 波德申)


为什么一盘鸡饭旁边,总得有几片黄瓜作陪衬?

X           X             X

第一天

一个像我这样的人,独自往马六甲旅行是没啥出奇的。兴致勃勃在8:30am左右出门,吃了云吞面便开了类似gps般的apps,徐缓开往马六甲这地方。马六甲给我的感觉还逗留在n年前,和同事们一起旅行的那次,感觉是很多小吃,到了那里总会大饱口福。

阳光普照,我迎向阳光,车外的一切很大自然,车内很机械,apps一直在提醒我去往的方向,几公里后转左转右,我顺利地走出了高速公路,顺畅无阻,一路行驶在中间的跑道,直到抵达目的地为止。

终于看到Melaka的路牌了,我走出了大道,去到某个十字路口,看到左边有个“Melaka Zoo”,右边有个“Botanical Garden”,我对植物比较感兴趣,所以转了去“Botanical Garden”,里面有很典型的热带雨林,沼泽地植物,我想在这地方留下什么做纪念的,但没特别景点让我留念,所以再走了进去,看见有“Pre-historic Garden”,进去看见了史前传说中的野兽,感觉挺特别,结果拍了数张照片。

野兽 1
 
野兽 2

野兽 3

公园里有很多马来同胞,大部分是学生仔,有训练营之类的,没啥出奇就走出了公园。
我接着用apps寻找通往酒店的方向,走着走着,像是不对劲,我知道Apps自身有它的弊病,还是自身判断力比较可靠,我就把自身判断力结合apps 的智力,转了几转就找到了酒店。到了酒店,他说下午2点是最早入住时间,中午12点还不能入住,我能明白,在附近走了几转,太阳猛烈刺进身体的每颗细胞,体内满是热气,想松弛身体,打算去Body massage,走进去,感觉店主有“匪徒脸”,当然自己更“匪徒脸”得不行。

Jonker walk的建筑商店都是老屋,进去好像进了婆婆的家,我在楼上的房间等了几分钟,结果一位婆婆真的走了进来,我感觉有点不自在,不过毕竟只是按摩,最重要是享受,婆婆把一块布盖着我眼睛,然后我就尽情享受按摩,我自认身体挺柔韧,全身被按摩时,没有发出咔咔的声音,只有两个部位……脖子和腰部,这两个部位发出咔咔声。婆婆的功夫挺不错,松弛感增加了,感觉ok
通往红屋的路口

我继续走在Jonker Street的人海中,下午3点多,过了check in 时间,去check in,但酒店又没有没人帮我开门,搞不懂这“fantastic review”1星级酒店到底怎么了,我打电话,他说会派人开门,结果我走到对面吃了一碗豆腐花,回去就有人帮我开门。进去酒店发现原来是马来人式的民宿,不嫌弃还是可以,反正Backpacker Hostel您就要有心里准备是什么样,通常是共用浴室。房间四面墙全是青色,我在房里睡了一觉,chargetablet 和电话便出门。走过红屋后,我又不知怎走到购物商场,一冷一热,我有心里准备去生病了。

商场?吉隆坡还逛不够? 快点走回古迹去,走到A. Famosa,航空战斗机,随性拍照,St Paul Church,也是随性拍照。像经过百年岁月侵蚀后的最后痕迹,这些古迹在历史中仅剩下这么一块,其它的联想都是模糊的。

A. Famosa
 
60年代的战斗机
 
 
St. Paul's Church


St. Francis Xavier 肖像

走过Umno  Muzium, 看见一大幅纳吉哥”的人头像,有种滑稽感,我真不敢相信,这位像在Facebook中闹过很多笑话的“网络红人”,就是我们的首相?
巫统博物馆

太阳降落,我付了3块钱到航海家博物馆去参观,这博物馆的外观是一艘16世纪的古船,里面其实是博物院。博物院里有讲述葡萄牙人和荷兰人占领马六甲的历史,中学时历史很烂,觉得战争或被统治这些事情很烦,当然现在对历史改观了,了解过去才能对现今的国家问题、政治问题、人性了解得更透彻。

航海家博物馆
 

我在马六甲河畔域走过,看到法轮功的传教人士,什么?法轮功?正规的还是非法的?只知道这组织跟政治敏感课题有关联,不是存粹养身和修道的组织。我拍了几张照片后便跑了。
马六甲河畔旁的大风车
 
法轮功?

游客人潮中有大部分是中国人、另一部分是印尼、中东,还有一小部分是泰国人,我走过马六甲河畔,风夹带着热气吹过,河畔的景色不需多作描述,都是富有诗意的,美丽的。

7点左右,我在Jonker Street的夜市,与很多人擦身而过,买了椰水,需要解热,走了一转,打算在地理学家这民歌餐厅吃普普通通的沙爹炒饭,叫了一杯kilkenny不够喉,于是再叫一个bucketcarlsberg,五瓶酒,其实很久没喝酒了。

喝酒
 
这篇文章的开头是在半醉意时写出来的,89点左右,歌手开始唱歌,大部分是英文歌;有发音不全的广东歌,那时半醉,忘了听过哪些歌曲。之后迷迷糊糊 XXXXX,回宿舍睡觉。
 
 
X                         X                           X
 
第二天
 
第一天用步行走马六甲,第二天打算驾车四周逛。回到停车场时,车子满是鸟粪,多得离谱,我把车驾回酒店,问问看哪里有car wash,我吃过宿舍对面的芋头饭后便出发了,驾着驾着,走到马来人的洗车中心,类似甘榜屋的洗车中心,谢天谢地驾了进去,20分钟左右后便洗好,车里既然会有种淡淡syrup bandung(一种饮料)的香味,不算怪异。我setapps,打算驾到海边。驾着驾着,车里还是播放着同一个摇滚乐队的歌曲,听了3-4年还是这一支乐队,不知不觉,这些歌曲已成了我心中的神曲
3点左右驾了大概10公里路便抵达了海边,像去到某个尽头遇见了海洋,大自然,许多马来人在那里野餐。下车吹了几下海风,拍了数张照片,回市中心去。沿路有一些甘榜,有Makam Hang TuahHang Tuah墓碑), 本来想去看,却懒惰停车。Hang Tuah是华人还是马来人?如果是华人,他的中文名会是什么? ·毒啊?(笑)
我驾回酒店读了50页村上春树文集、听了几首古典乐,睡着了,放松心情充电后,5点下午,6点左右,我再回到jonker street找点吃的,走着走着,吃了chendol,然后又和很多外国人、本地人擦身而过,走来走去,我到了夜市末端的小贩中心,去到烟油味最重的小贩摊吃Laksa和酸梅蜜糖水,不怎么特别,我再次找其它地方悠游。
又回到同一间“地理学家”去买一壶酒,感觉挺好,然后继续听歌写游记。
今晚的歌手有一把年纪的,声音沧桑,歌声很有故事,仿佛经历过不为人知的什么。打开手写板,继续投入写游记,观看人潮、欣赏歌唱表演、喝酒,这几样东西同时进行。
歌手唱过的歌我忘了,印象比较深刻的是”Sunday morning“,让我感触的有“Sometimes when we touch”,哽咽了一下,耳朵听着沧桑的歌声,嘴巴喝着啤酒,她的歌声让我联想到红尘的负累情感创伤或什么的。
半醉意中,我才想起有一段是吃鸡饭团的时段,我忘记什么时候发生的,是去海边之前还是去海边之后。我走进了装横最古老的那一家吃,点了5粒饭团、油菜和烧鸡,一共22块,很多味精,吃了很口渴。但店铺里的设计很有心思,感觉像清朝的宫廷家居。我实在想不起这是哪个时段发生的事。
吃鸡饭粒的地方(楼上)
 
马六甲的海边
 
喝完一壶酒,渴望艳遇的心情,在内心翻腾几百回,精神累赘过后便坠入空虚的深渊。街景随醉微醺的意识摇晃,在逗留的最后一夜,我随意驾车夜游古城,XXXXXXX
X                      X                      X
 
第三天
正当每个人都在Monday blue,我早上8点起来在附近找吃的,大部分当铺还没开,我回房收拾行李,early check out。离开了Jonker Street,到处找点吃的,到了一家茶室,点了有娘惹特色的 mee siam,感觉不错,面上有青瓜黄梨酸甜辣味糅杂的配料。吃完了,便启程到波德申海峡,去波德申是一闪而过的念头,想去就去。
我不知怎么,走了一条旧路驶出马六甲。沿着路牌和apps,大概11点早上左右我便到了波德申。我想起之前电琴老师曾说过他的老家在这里,心是有点好奇,地方比我预想中沉闷一些,毕竟是个小镇,找洗手间小解,然后吃午餐,一路上很多四、五星级酒店,是个安静度假的好地方,想低调或是怕被路人认出的社会名流,应该喜欢来这种地方。我找到一家茶室,很快点了鸡饭后,才发现还有很多其它的可以点的,等到服务员来到我的餐桌才知道,原来并不只是摊子提供食物,泡茶的那里也可以点食物。
吃完后,只想找个美丽风景拍照,找着找着,有个地方叫seafront。这地方比较特别,有一些面向海的建筑楼。我喜欢大自然,也喜欢现代的建筑楼,麦当劳面向海,星巴克面向海,望着海喝咖啡吃汉堡,光想象是不错的,不过我没有坐下来享用。
 
纯净的海滩
 
Seafront,后面是Mcdonald和星巴克 
 
我驾到很远的地方,驾过很多家豪华的酒店,好像没什么值得一提。这里是度假村,槟城的Batu Feringgi是旅游胜地,“度假村”和“旅游胜地”确实有分别。旅游胜地是被人炒高价格的股票;“度假村”则是个想上市的公司,它一方面盼望可以炒起来,但另一方面它在安然自得地运作。
吃饱后,我沿着海边驾车,一边驾车,一边听Kenny G,有些音乐与海洋挺应景的。路牌写着前方有博物馆,越驾越远,我看不见博物馆,一直找不到入口近博物馆,到底路牌误导我,还是自己路痴找不到入口。一直往前驾,我发现再向前进又回到马六甲了,所以马上倒头走。我在一个叫” Wellness Walk “的休闲走道走了一回,之后便驾车回吉隆坡。
回到吉隆坡,不小心转错了出口,到了Jalan Kuchai Lama,大塞车,大概3:30 pm,途中下起了雨,众多汽车散发的热气,腾升上乌云满布的天空,雨水一点一点,渐渐演化成倾盆大雨,边塞着车,边下着雨,这是吉隆坡多么典型的郁闷场景。
我打开了apps把自己引回PJ的路去。
X                    X                        X
““为什么一盘鸡饭旁边,总得有几片黄瓜作陪衬?
答:据说可以去油腻,也可以增加营养功效,还可以用黄瓜的碱性来平衡鸡肉的酸性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