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易变

图片
未必能飞龙在天。整个世界转变迅速,也可以变化中找寻真挚与自然心绪,在我假象的太空之中穿梭自如,也正好是因为懂了些机械的运作方法,紧握一些科学常识,在我有限的感知,没有局限性的畅游,六十四卦那般的在衍生再衍生,发生意想不到的事。一切在我的掌控之中,可以解决得了,也有可能解决不了,在我冥想的世界,都在转变的瞬间发现过去的错误是多么可笑,即使文明和野蛮都是在打破了常规,而取得了一些文明以外的成就,没有什么可以天长地久或永恒不变。需要飞龙在天,就必须跳跃龙门,越不过就跌入深渊骨折,其实都是基本的常理。在转变的刹那,就是一种怀抱希望和避开黑暗的心态。



拍摄于北海道的水族馆

爽神

图片
他们还以为一切事情需要理由,需要逻辑性的解释,其实任何事都可被推翻,你认为是逻辑以及合理与否的问题,其实是人性的问题,是因为分歧和对立,所以也不必不去思考或过度思考,将这两者完美结合也相当困难。因此,你选择了爽神的事一路做到底,柔顺无比,像一波接一波的感受在盘旋,在舞动,在游移,那么多的快乐和不快乐,一切都在旋律曼妙中得到释怀了,我们在看见了天上的亮光,四周都在缓慢地进行着,你看见每个人都很开心,是错觉的也好,是正确的也好,是他们也不清楚自己心里所想的也好,反正就是自己开心,做了令人爽神的事。

韩国旅行照

无感

图片
像在无色无味的夜晚,探测一种情趣的味道。他们所指的世界,这样或是那样的荒唐,在矛盾对立中建构的价值观,总有两三个可以被合适的理由化解。正因为对各种冲突的无可奈何,所有向往和热诚,正等待被释放的能量都化成了无感,一切在静寂的冥想之上,没有发言,没有功利,没有你我,像鱼儿在海里自由穿越,不需要高的智商或情操,让生命力和热诚在心中启动。是遇见海阔天空之前的过程,是遇见海阔天空之后的心境,也可以是高潮迭起中处在高处的感受,俯视最初的美好和起点,是什么让我走到了这高点,纯粹感受清静无为的心境,不再为任何事受到牵绊。

韩国旅行喝的啤酒

规则(有潜在和表面之分)

图片
很多事情的成功,除了取决于天时地利人和,还有很多在于你懂不懂遵守这游戏的规则/ 潜规则。
我是坦白的人,我说,我是潜规则白痴。我不懂潜规则这种东西是怎么在人间形成的,连历史都没确切记载。
我所指的潜规则,具体举例说,是人脉这方面的东西,我从来就没这方面的天分,自己堵塞自己的发展,也不知为何这个样子。
懂潜规则的人实在厉害,很多事情可以很顺利获得。办护照,若认识人可以不用等的,很快就可以进去办好了。一些人认识里面销售部的人,买产品可以自然获得优惠价。
很多因缘因素在成就一门伟大的事业,只是潜规则这种东西我们从不说明,是一种你知我知的东西,按常理去联想便可以,加以说明就变得没意义,一切多余。
若有一天历史会把人间的潜规则拉起来,浮于表面给它解释和叙述,最终说法还是会沉下去,因为所解释的都不是客观的解释,唯有让它沉下去才是最恰当的位置。
一个人玩游戏不懂游戏规则,对游戏规则不灵巧,有什么不妥?没什么不妥,踏实走多几步路,这样才会身心健康,看见阳光后身心爽朗。
社会约定俗成的事物有很多,这些事物很多你可能不认同,对这些事物give and take是一种理想的状态,真正达到这种状态似乎有些困难,因为上位的人觉得让位的人合不来,不遵守约定俗成的游戏规则总是不聪明的。
你不懂游戏的规则,你就只好自己设计一场游戏给自己玩,所以你就一直跟你自己玩。

“潜规则”最好给我滚开,但最后它又自动滚了进来。

最近住家附近开了一家咖啡馆,咖啡馆的墙上写着类似  “Things that I wanna do before I die ”的字样。

      很用心泡的咖啡,比一般咖啡馆喝到的还好喝,  只是这家店位于杂饭店的旁边, 很 “跳时空”,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

自知(本文与金钱无关)

图片
不需要太多道理,我很喜欢现在这份工作。想一直做下去,也目见这家公司一天比一天厉害,生意越做越大,人家看到我是打工,其实打工也像在长期投资股票,需要有分辨这家公司是否有潜力,有潜力的你才能长期做下去,长期在里面花心思,最重要是你了解他的运作模式,如何赚钱如何获利。
股神巴菲特有种长期投资的策略,要获利是源自于“不变”,而不是源自于“改变”,一粒股票,若你没有把它持有十年的把握,那就不值得去投资了,因为无法从中获得最大的效益。
一份工作,你必须要有把握或兴趣把它做上十年,才能见到它真正带给您的价值,如果没有这种兴趣或把握,那这不是一份对的工作。
“投资”表面上是与金钱有关的活动,但更深一层地说,它是“经营人生”的一种态度,它关乎怎么分配和运用资源,让每一种都资源带回最大的报酬,这样未来就不会过于缺乏保障,日后需要资源的时候也可以从所累积的“资源”中取用。
所以,人有时候要耐得住枯燥,有时候要会懂得生命乐趣,有时候判断力决定很多事情,有时候因缘决定很多事情,有时候宿命和个性决定了很多事情,有时候重视健康就是一种投资,有时候、有时候,一个十年就过去了。

有时候,先买了一粒蓝筹股再说。


对我来说,工作场所是个模糊地带,不需太清晰

 每天必然会走过的楼层, 繁华的场景像是种被编写好的电脑程序,似真似假。

Bersih 1.0, 2.0, 3.0, Stop Lynas 等等等活动我都没出席,这次黑衣集会我出席了,因为我被气到

图片
之前我都没出席过Bersih的活动,因为一直抱着一种顺其自然的心态面对政治情况,有工作在身我都不免强自己出席。我心里总是这么预感,这么多人反执政党,我想它肯定完蛋了。我在大选当天很有信心投票,相信为反对党打上“叉”,执政党在当晚就会落败了……

很不幸的,胜利没来得那么简单。

如果没让我在整晚看见大选的成绩,从反对党怎么占尽优势后突然转败,我可能没那么气愤,我以为他们耍的手段是敌不过大多数人民的意愿的,怎知又来了什么停电、外劳投的票、突然多出几箱的票,“变魔术”,无所不用其极到像在拍“星际大战”那种地步,自己用特技编造小宇宙。

眼睁睁看着他们把我“民主”这位亲朋好友给奸杀了,自己又无能为力保护她,你说我怎么可能不气愤?若只看到最后登报的成绩也就罢了,但偏偏让我目睹了整个荒谬的“出奸招”过程,气愤到在家里骂了很多粗话。

民主死了,要让她重生。2013年5月8日,黑衣集会,是为了表示我们对选举舞弊的不满,当然这活动是改变不了大选成绩的,这只是种精神上的呼唤,把民主之魂唤回来,大声谴责谋杀民主的元凶!

集会当天刚好是我的假日,父母亲反对我集会,我也义无反顾地出席,因为知道自己没做错事。当天很早到了体育馆对面的giant超市,我进去里面吃kfc看steve job 的自传。消磨时间,等朋友来了就一同走进kj体育馆内。朋友打电话过来时已经是8点晚上,我们走了过去体育馆,我穿暗灰色的衣服,因为没有黑衣,我向来是个很少穿黑衣的人。

走了天桥过去,八点半晚上左右,开始看见人浩浩荡荡走进体育馆,我们这班少说有七个人,但我只认识一两个,其他的都是初次见面。那个晚上思绪很沉,很多忧郁的想法,都与政治无关,也与本文无关。

我第一次见识这种场面,体育馆门口开始水泄不通了。人们很慢很慢地走着,一进去就看见pkr的领袖在那里演讲了。体育馆的白色灯光亮得特别神圣,很亮但一点都不刺眼,像引领前往天堂的圣光,有夸张到吗?

那时每个人情绪高昂得很,领袖说话的内容都是在指控执政党腐败的政权。大声喊了很多口号,诸如领袖喊:ini kalilah!,人民喊: ubah!(这次,我们改变吧!),类似这样的口号,又有这样的口号,领袖喊spr!人民喊:  tipu! (选举委员会骗人!)等等等。

大家喊了口号又鼓掌一次后,我就吹一次手上的小喇叭。虽然情绪高昂,但听多了会打瞌睡,因为我知道他们都想表达什么了。提醒自己最重要的还是“se…

所思

很多人都看不惯我脑里塞满东西的样子,我被某种东西干扰,很僵硬的,很人性化的,很细碎的,脸上焦虑兼沉重的表情被变幻中的心理因素定住,是我约束了自己活动与思考范围,思路捆绑了身体四肢,无法是个自由的个体,尽管当初都不相信自由这回事,所以脑海里继续塞满超脱、凡俗、容混而成的抽象空气,大口吸大口呼,头脑还是塞满了东西。

虚妄

图片
不为什么,虚妄一直转动,像直升机的螺旋桨,在我得到假想的虚脱前,跌入了自由自在的前戏,像一种意识在异化的忧伤后变形,天天沉潜在伤痛背后的巨大影子,意识隐隐作痛, 伤痕越是安静,越像跌进深渊的骨折……不为什么,纯粹虚妄吐妄言,遇见个可以叙述伤口的空隙。


诗3首 -- 生活有点有滴

图片
早上
我要一口一口 把早餐的大饼吃进去 饱足是种精神 阳光是种向往 纵使日后生活是僵硬的规律 也有朝气滋养热忱希望 就让车的往来 毫无节制地塞住大道 像是同一种奢侈品 我们注定反复耗用 直往一种目的。
下午 在角落里昏昏欲睡 进餐饱了 太阳也在打嗝 这氛围不适合专注 我在室内感应零碎声 与心里声音交迭在不同时间上 一时冗长 一时短促 沉下的要让它回升 当我还未下班

夜晚 窗框住了夜的边 远方高楼发出立体的信号 亮光在我的孤独之上 远远的,像是视线难以触及的玄幻 在黑暗中打转 为了边际中寻找太阳的希望 我让酣睡挣脱意识 穿越梦中光的流失 冲破潜在的混沌本质 直往明天 清醒